您的位置:首頁 >四川印象>四川美酒>詳細內容

樂山青衣壩與抗戰酒精生產

作者:楊樂生 劉躍平 唐增橋 來源:華西都市報 發布時間:2018-12-18 13:27:00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 1941年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后,12月9日重慶國民政府正式對日宣戰。由于前方軍事物資短缺,尤其是動力能源和醫療材料更是匱乏,在此之前的1940年初,國民政府經濟部派員在四川省樂山縣青衣壩,動員村民張成元等近三十戶村民搬遷,高價購買熟地近二百八十畝,白手起家組建樂山木材干餾廠。以青岡木為原料,生產前方將士傷員、飛機、汽車所用急需軍用物資酒精、蒸餾水、岡炭。酒精是飛機燃料;蒸餾水是前方傷員輸液所用必需品。岡炭是汽車的主要燃料……經過大約八個月的施工,1940年初,樂山木材干餾廠在樂山縣青衣壩匆匆試產。

干餾廠的往事

 據當時參加修建的楊世洪老人回憶,由于前方戰事緊急,部隊需求刻不容緩,上面要求在辦公室、伙食團、醫務室、職工宿舍等配套建筑尚未完全竣工的情況下,一邊續建,一邊上馬。建廠時,在建造兩棟西式建筑(青衣壩鄉民稱為洋房)時,因本地木工不諳此活,特意從成都、南充等地招收了一部分手藝極好,見識較多的木工師傅參加建設。其中有曹順榮的師傅陳勝春等。
  木材干餾廠生產原料全是上等青岡樹木材,均用木船經大渡河(樂山人也稱銅河)、岷江(樂山人也稱府河)運至。產品密封后用木船從岷江入長江運往重慶,然后分送前方。

青岡樹(圖片來自網絡)

木材干餾廠廠長姓孫,名字無考。當時六十開外,個子約1米67,體形干瘦,北方人。用曹順榮的話講,孫談話“廣得不兇(樂山方言:北方口音不重)”。不知是開玩笑,還是真有其意,孫老頭曾要求收養曹順榮為干兒子,但曹從小信奉“兒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貧”古訓,沒有同意。
  張隆全,1934年生,現居青衣壩村7組。當年,他僅七八歲,隨母親在廠內賣大蔥、蘿卜等時令蔬菜,供干餾廠伙食団食用。晚上,則隨母親在廠內,憑借微弱的電燈光撿煤渣。
  木材干餾廠技術部主任高橋君,日本人,廠內廠外均稱之為“高主任”,帶有日本夫人。高橋住小洋房二樓(2016年尚存,為青衣壩村醫務室。2017年初拆后重建后,仍為醫務室),當年三十多歲,夫人二十五歲左右,經常身穿和服。高橋夫妻膝下無子女,張隆全經常端“包谷湯粑兒”去高橋夫妻臥室。高橋對張產生好感,曾要求張隆全過繼于他,未果。

為抗戰立下功績

 木材干餾廠從山東、山西和四川省各地招兵買馬,前后招收職工近300人,在竹木茂密的青衣壩為抗戰立下豐功偉績。
  當年,在一個八九米高、約六十平方米的屋子里,安裝著一座大爐叫“干餾釜”。每天,工人們不停地將約3分米長的青岡木塊,投入這個叫“干餾釜”的龐然大物中燃燒,提取有用元素。木煤氣,又稱為木醇,氣體燃料的一種,是木材干餾時所生成的一種副產品。主要成分是氫、一氧化碳、甲烷等,可用作燃料或供照明。甲醇是一種無色透明有揮發性的液體,有毒性,能損壞神經。因為以前甲醇是用木材干餾提取,所以又稱為木醇。
  干餾釜中燃燒后剩余的固體便是岡炭,是當時汽車的主要燃料。用岡炭作為燃料的汽車時速最快不到26公里。每公里消耗岡炭極少,僅0.5公斤。車頭側面裝有一個特制的爐子,與今天的開水鍋爐大致相似,配置一個手搖鼓風器。岡炭燃燒時,若火力不足,還得大力搖動鼓風器手柄。比燒汽油要費事得多。發車前助手要提前點爐,一般從點爐到啟動需40-50分鐘。行駛中,還要不斷添炭、捅爐、掌握岡炭燃燒程度,司機和助手每天十分辛苦。岡炭車速度慢,載重量小。但在汽油奇缺的當年,這是唯一的選擇。
  干餾過程中提取的蒸餾水,用以沖洗手術傷口,使創面殘留的腫瘤細胞吸水膨脹,破裂,壞死,失去活性,避免腫瘤在創面上滋生。

留下永遠的印記

 木材干餾廠設有前后廠門(當時老百姓叫營門)。廠門約五米寬,均為木質板材制作。前門向東,靠簡易公路,老百姓稱前營門。后門朝西,緊挨岷江河,老百姓稱后營門。前后廠門均有兩位持搶警衛晝夜站崗,檢查出入廠人員。
  廠區內禁止不同車間的人員隨便到別的車間走動。當時保密、管理工作均很嚴,其他車間研究生產什么,大家都不準過問,互不打聽。
  據張在軍《樂山往事》一書載:“1943年5月26日下午,英國劍橋大學著名生化學家李約瑟博士一行,為了對戰時中國的科研和教育提供援助,抵達樂山進行考察。在樂山的五天時間里,李約瑟先后參觀了武漢大學、中央技藝專科學校和中央工業試驗所木材試驗室、木材干餾廠。”

張在軍《發現樂山:被遺忘的抗戰文化中心》(圖片來自網絡)

現今還存在的樂山木材干餾廠實物有:職工宿舍三處、辦公室一處,辦公桌一張。宿舍和辦公室均在青衣壩村境內,辦公桌存田鎮之子田明亮家。
  1946年元月初,樂山木材干餾廠在一天夜里迅速拆走能夠搬運的物資,干餾廠撤銷。有部分職工因早年已在本地娶妻生子安家,永遠地同家人留在了青衣壩。據粗略統計,僅算居住在青衣壩村境內的干餾廠職工后人,達兩百余人之多。



來源:華西都市報


作者:楊樂生  劉躍平  唐增橋


來源: 華西都市報